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揚州婆媳路上撿醫保卡刷掉7000多元涉嫌犯罪

婆媳 时间:2020-08-03 浏览:
去年夏天,儀征的李老太撿到了一張醫保卡,這張卡不僅沒有設置支付密碼,裡面的余額還不少。李老太和兒媳心中竊喜,分幾次將卡裡的余額用於藥店藥費,她們沒有想

原標題:路上撿到醫保卡分幾次刷掉7000多元婆媳涉嫌犯罪

去年夏天,儀征的李老太撿到了一張醫保卡,這張卡不僅沒有設置支付密碼,裡面的余額還不少。李老太和兒媳心中竊喜,分幾次將卡裡的余額用於藥店藥費,她們沒有想到,自己的行為已經涉嫌犯罪

路上撿到一張醫保卡

2019年8月的一個晚上,李老太正在區散步,發現地上有個卡,撿起來一看,竟是一張醫保卡,卡上印有一名陌生男子的照片。李老太知道醫保卡可以在藥店刷卡買藥,見四下無人,忙把醫保卡揣到口袋裡帶回了家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她將此事告訴了兒媳楊,不過,當時小楊急著出門,並沒有理會李老太。李老太決定自己去試驗一把,看看這張醫保卡還能不能用。

李老太匆匆趕去附近藥店,買了止咳糖漿和消炎藥。刷卡時,店員看了看醫保卡上的照片,又看了看李老太,表示了懷疑,“這張卡是誰的啊?”李老太也不慌,向店員表示,卡是自己朋友的,拿來用一下。店員也沒再多想,順利幫李老太刷卡支付。李老太心中一喜,趕忙換了一家藥店,再次刷卡購買藥品。兩次在藥店共計消費500余元。

藥店刷掉7000多元

晚上,李老太將成功刷卡買藥的事情告訴了小楊,“醫保卡沒有密碼哦。”而且根據藥店打出的回單上可以看到,這張醫保卡內余額還有7000多元。

小楊從婆婆手中拿來了這張醫保卡,她來到一家藥店,一口氣買了6000多元的黃芪、天麻等中藥材。回到家后,念著卡裡還剩了些錢,又前往另一家藥店,將余下的錢一刷而光,兩次共計消費7000多元。

錢花光了,小楊也跟著緊張起來,她擔心被別人發現,於是小心翼翼地將買來的藥品藏了起來。

補卡發現余額為“0”

兩天后,醫保卡的主人金先生發現醫保卡丟了,立即前往相關部門補辦。補卡完成后,看到顯示為“0”的余額,他大吃一驚,立馬意識到自己的醫保卡可能是被盜刷了,於是趕緊報案。

民警通過藥店監控錄像,很快便鎖定了李老太和小楊。公安機關上門找到李老太和小楊后,兩人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主動退賠全部錢款,取得了金先生的諒解。

之后,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至檢察機關,經審查后,儀征檢察院認為,李老太和小楊二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,採用秘密竊取方式,非法轉移他人財物,即行為人使用秘密竊取手段,將藥店銷售員當作盜竊工具,非法佔有醫保卡內財物,構成盜竊罪的間接正犯,因此,李老太和小楊的行為構成盜竊罪。

但由於二人犯罪情節輕微,且李老太犯罪時已滿75周歲,同時二人具有坦白、退贓等情節,近日,檢察機關對二人做出不起訴的決定。

以案說法

撿到的也不能亂花

有人會問,這不是一張撿到的卡嗎,又不是偷的、搶的,怎麼會涉嫌犯罪呢?

“撿到的卡和撿到的錢不一樣,錢是不特定物,但是醫保卡是實名制卡片,有名有姓還有照片,這兩者有本質上的區別。”該案承辦檢察官介紹,一開始,公安機關其實是以詐騙罪將該案移送至檢察機關。醫保卡中資金由國家醫保基金和個人賬戶資金組成。本案中,二人購買藥品隻使用了醫保卡中個人賬戶資金,並未使用國家醫保基金,所以不存在偽造身份騙取醫保基金的情況。而藥店也沒有保管卡內資金的權利和義務,實際也沒有保管的行為,該案中李老太和小楊隱瞞身份的行為,不是刑法意義上的詐騙行為,而是民事欺詐行為。另外,雖然二人騙的是藥店店員,但被害人顯然並非藥店,而是醫保卡卡主。綜合考慮,檢察官認為二人的行為構成盜竊罪。

“提醒大家給醫保卡設置密碼,防止被盜刷。”檢察官同時提醒,如果撿到醫保卡等卡片,千萬不能隨便亂用,一定請及時地交到醫保中心或其他相關部門,“有身份信息的卡片,隻要使用,就會有后台流水,找到盜刷者非常容易,所以千萬不要心存僥幸。”(文中人物為化名)(林倩雯)